Книга пророка Исаии, глава

论海旁旷野的默示。有仇敌从旷野,从可怕之地而来,好像南方的旋风,猛然扫过。 令人凄惨的异象,已默示于我。诡诈的行诡诈,毁灭的行毁灭。以拦哪,你要上去。玛代阿,你要围困。主说,我使一切叹息止住。 所以我满腰疼痛。痛苦将我抓住,好像产难的妇人一样。我疼痛甚至不能听。我惊惶甚至不能看。 我心慌张,惊恐威吓我,我所羡慕的黄昏,变为我的战兢。 他们摆设筵席,派人守望,又吃又喝。首领阿,你们起来,用油抹盾牌。 主对我如此说,你去设立守望的,使他将所看见的述说。 他看见军队,就是骑马的一对一对地来,又看见驴队,骆驼队,就要侧耳细听。 他像狮子吼叫,说,主阿,我白日常站在望楼上,整夜立在我守望所。 看哪,有一队军兵骑着马,一对一对地来。他就说,巴比伦倾倒了。倾倒了,他一切雕刻的神像,都打碎于地。 我被打的禾稼,我场上的谷阿,我从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那里所听见的,都告诉你们了。 论度玛的默示。有人声从西珥呼问我,说,守望的阿,夜里如何。守望的阿,夜里如何。 守望的说,早晨将到,黑夜也来。你们若要问,就可以问,可以回头再来。 论亚拉伯的默示。底但结伴的客旅阿,你们必在亚拉伯的树林中住宿。 提玛地的居民拿水来,送给口渴的,拿饼来迎接逃避的。 因为他们逃避刀剑,和出了鞘的刀,并上了弦的弓,与刀兵的重灾。 主对我这样说,一年之内,照雇工的年数,基达的一切荣耀必归于无有。 弓箭手所余剩的,就是基达人的勇士,必然稀少。因为这是耶和华以色列的神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