Книга притчей Соломоновых, глава

设筵满屋,大家相争,不如有块干饼,大家相安。 仆人办事聪明,必管辖贻羞之子,又在众子中,同分产业。 鼎为炼银,炉为炼金。惟有耶和华熬炼人心。 行恶的留心听奸诈之言。说谎的侧耳听邪恶之语。 戏笑穷人的,是辱没造他的主。幸灾乐祸的,必不免受罚。 子孙为老人的冠冕。父亲是儿女的荣耀。 愚顽人说美言本不相宜,何况君王说谎话呢? 贿赂在馈送的人眼中,看为宝玉。随处运动,都得顺利。 遮掩人过的,寻求人爱。屡次挑错的,离间密友。 一句责备话,深入聪明人的心,强如责打愚昧人一百下。 恶人只寻背叛,所以必有严厉的使者,奉差攻击他。 宁可遇见丢崽子的母熊,不可遇见正行愚妄的愚昧人。 以恶报善的,祸患必不离他的家。 分争的起头,如水放开。所以在争闹之先,必当止息争竞。 定恶人为义的,定义人为恶的,这都为耶和华所憎恶。 愚昧人既无聪明,为何手拿价银买智慧呢? 朋友乃时常亲爱。弟兄为患难而生。 在邻舍面前击掌作保,乃是无知的人。 喜爱争竞的,是喜爱过犯。高立家门的,乃自取败坏。 心存邪僻的,寻不着好处。舌弄是非的,陷在祸患中。 生愚昧子的,必自愁苦。愚顽人的父,毫无喜乐。 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忧伤的灵,使骨枯干。 恶人暗中受贿赂,为要颠倒判断。 明哲人眼前有智慧。愚昧人眼望地极。 愚昧子使父亲愁烦,使母亲忧苦。 刑罚义人为不善。责打君子为不义。 寡少言语的有知识。性情温良的有聪明。 愚昧人若静默不言,也可算为智慧。闭口不说,也可算为聪明。